现在这个位置,如何正确、理性地赌博?

最近看了一本关于概率、博弈和不确定性的书——《对赌》,貌似很适合现在的这个市场环境哈。现在的这个点位刚好是那种让人犯尴尬症的位置,踏空的纠结进场,仓位低的纠结补仓,已经在场内的还要纠结抛还是留。

这些决定,说到底都是在做决策,从《对赌》的观点看,也就是“赌一把”,赌自己的判断。不过这里所说的「赌」含义更广,包括但远不限于赌博,为了防止被误解带坏大家,我后面还是依然用「做决策」来表述吧。

我们有哪些非理性

既然说了要「理性赌博(做决策)」,那就有必要先说说我们的认知中有哪些不理性的部分,也好能针对性的修正。

生活更像扑克而不是象棋

现实生活中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,运气本身对决策的结果会起到关键的作用。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,现实生活中很难说,我做了 X 就一定能得到 Y,就好像打牌(德州扑克)时我们不知道下一张牌会是什么一样。

理性的决策必须正视不确定性的存在,不管再好的决策也可能因为运气的原因出现坏的结果,但是这个坏的结果并不能说明我们本来的决策是错误的!这就涉及到了下一个内容,决策质量与结果质量。

重结果质量、轻决策质量

在一个 AB 的选择题中,A 70% 正确,B 30% 正确。从决策质量的角度来看,显然选择 A 更加明智。

但是现实的情况却是,人们更多以结果为导向而不是以决策为导向,如果选择 A,最后却是错误了,往往会被认为是一个糟糕的决策,结果往往被看得比决策的过程更重要。

更多的经验和更高的水平只能保证决策质量,却不能保证结果质量。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,不管一个人的水平多高,都可能得到一个负面的结果;不管一个人的水平多么糟糕,都可以运气爆发。

所以我们常常会听到类似的吐槽:「XX 大牛还不如一个小白判断的准。」

理性决策、理性判断,本质上就是认可决策质量重于结果质量,注重决策本身,而不是某一次的结果。

自利性偏差

这个很好理解,「赚钱是我牛逼,赔钱都赖大 V」就是一个生动的写照。见不得别人好,不愿承认自己糟糕,是根植在人性中的基本逻辑。

自利性偏差虽然很少直接影响一次决策的质量,但是却会妨碍我们从结果中学习,减缓甚至停滞决策质量的改善和提升。

非黑即白的决策思维

投资中非常常见类似「买不买?买哪个?」的问题,但是却很少被问及应该「买多少?」。

而事实上,很多问题的答案不在买卖中,而是藏在仓位,即多少,里面。再强调两遍,仓位,仓位。现在这个时候我们真应该纠结的不是买不买,卖不卖,而是仓位的多少,买多少、卖多少。

现在这个尴尬点怎么决策

比较干的部分说完了,说回当前这个点位的问题,应该如何理性地处理自己的投资?如何做出一个理性的决策,或者找到一个理性的决策。

上面提到的方法虽然本身并没有提供一个直接的投资策略,但是我们可以把这些信息整理成一个检查清单,融合到我们的投资体系之内:

做好 Plan B 没有?

由于不确定性的存在,我们的决策不能保证 100% 的胜率,如果失败了会发生什么,结果是否可以承受?这些问题应该在决策之前想清楚,而那些加杠杆爆仓的,显然就是缺了这一步。

我的这个决策是基于结果质量还是决策质量?

举几个例子,根据历史收益选基金、买彩票就是典型的结果质量。而决策质量则是注重提升每个决策本身的胜率(概率),而不是根据已经确定的结果来评价决策的好坏。

但是这个过程对于散户投资者可能并不容易,因为判断概率的能力需要很长时间的学习来培养。但是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——时间——出发,选择那些经过时间检验的策略或者人。经过时间过滤的东西,更值得信任,胜率更高。

我的某一次成功或者失败到底是个人技术的原因还是运气?

由于不确定性的存在,运气也会很大程度的影响最终决策的结果。但是运气却不能通过学习来弥补。所以在以自我提升为目的时,我们需要想办法剥离运气的影响,找到个人技术的问题。这对于投资可能比较难,因为检验收益来源于运气还是技术需要较长的周期,可能要长达 3~5 年。

但是我们却可以通过一个的思维游戏来帮助区分。闭上眼睛分别假想决策成功和失败两种结果,并试图给这个结果找原因。如果成功假设和失败假设的归因不一致,比如赚钱我牛逼、赔钱赖大V,说明归因是错误的。

多考虑仓位,空仓和满仓中间还有无限中可能。

拿到一个高风险的投资 A 和一个低风险的投资 B,理论上我们可以拼出介于 A 和 B 见的任何风险。如果纠结 A 还是 B,不妨考虑一样一半。

我的选择

检查决策胜率: 在这个位置,依然有很大的上涨空间,指数依然在一个偏低估的位置。沪深 300 股息收益率接近货币基金收益率就是一个作证。我们才从底部上来了不到 20%,现在谈跑是不是太早了?

检查 Plan B:如果最后结果不站在我这边,跌回去了,也不见得就是坏事。至少我还有 30% 现金可以用来加仓。市场在低估的位置呆的越久,给我们加仓的时间也就越多。

仓位问题:市场从底部涨上来到现在,我没有卖任何一分钱,保持在 70% 左右的仓位(以总资产为基数)。

那些不适合投资的「赌技」

《对赌》中提到的方法也不是都适合于投资,最突出的部分莫过于团队对个人的影响。对于个人进步而言,团队的经验或者异议可以帮助我们区分技术和运气,帮助我们反思。

但是在投资的过程中,未来预期收益与群体判断一致性是负相关的。俗话说「牛市在绝望中诞生,质疑中成长,乐观中成熟,兴奋中死亡」,群体的判断越一致,结果反而可能更糟糕。巴伦周刊的一篇文章也证实单人决策的基金,统计下来收益要高于多人决策,我翻译过这篇内容 如何找到更可能创造高收益的基金 | Barron’s 周刊翻译解读,感兴趣可以看一下。

相关阅读

精选内容

留言整理

投资相关

保险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